当前位置首页港台剧《终于染上》

终于染上7.0

类型:韩国 韩国2020

主演:李贤珠,文尚民

导演:

剧情简介

影片终于染上由著名的导演创作,并于2020在韩国首映,影片主要讲述 在依萍的生日会,如萍突2113然出现5261. 依萍:如萍,原谅我... 如萍:该说"请原谅"的应4102该是我.两人紧紧相拥....振华1653:[好好好,我的两个好女儿,我终于不再自责给了你们两个生命.] 尔豪在大上海发现依萍后 依萍:哎呀!我真是倒霉到家了。他们两个怎么会到舞厅里来?我为什么逃不开陆家呢? (书桓兴奋地抬眼看看坐在自己前面的依萍,同时也不忘注意道路。) 书桓:原来你是陆家的另一个女儿,陆依萍,那一个‘依’啊? 依萍(垂着头):小鸟依人的依。 书桓(脸上掩不住地开心):小鸟依人?就像现在? (依萍不好意思的侧身,用肘部顶了一下书桓。) 依萍:连你也欺负我!你再胡说八道,我就跳车了。 (镜头拉远,一辆自行车、2个人影,从远处靠近……) 书桓:对不起,我只是有点兴奋,说话就颠三倒四起来。 依萍:奇怪了,你兴奋什么? (镜头又拉近) 书桓:因为我终于弄清楚,你只是尔豪的妹妹。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他女朋友。 (依萍不禁笑了出来) 书桓:对于你和他的过去有很多的‘揣测’。 依萍:我是尔豪的女朋友?(瞑瞑嘴唇)太离谱了吧! 书桓:所以说今天晚上我虽然非常震动,可是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受。我早就该猜到,陆振华的家庭不会简单。……对了,你妈只有你一个女儿吗? 依萍:我还有个亲姐姐叫心萍,比我大三岁。七年前死在哈尔滨了。她只活了十五岁。据说她是我爸爸……我是说陆振华,最疼爱的一个孩子。 书桓:那你爸爸……我的意思是陆伯伯,到底有多少孩子? 依萍:我妈妈是他第八个老婆,雪姨是他第九个老婆。有多少孩子,你算算就知道了。但是在上海,只有‘那边’四个和我。 书桓:生长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,你受的委屈一定很大。今天太晚了,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你说,好象弄清楚你的故事。呃……明天……可不可以见你啊? 依萍(点点头):明天下午三点,在我家巷子口等我吧。 书桓(开心极了):一言为定。 依萍:你不要上班吗? 书桓:我今天彻夜赶搞,明天上午去上班,到了下午三点应该出去跑新闻了。你呢,就是我现在最重要的‘新闻’。 (依萍听了书桓的话,又开心又不好意思地笑了。) 书桓:好不容易又听到你笑了。你放心,我会说服尔豪,让他不要把今天晚上的事告诉你爸爸……我的意思是陆伯伯。 (书桓不好意思的扯动了一下嘴角。) …… (书桓表白) 书桓:至于尔豪,其实他说的话也有他的道理。 (这句话有触怒了依萍,马上激动了起来。镜头给依萍来了一个大特写。) 依萍:什幺?你知道我的全部故事,你还会同意尔豪的话?他哪一句话有道理呢? 书桓:他说你爸爸迟早会知道,知道之后会天下大乱。对于这点,我深有同感。 (依萍心中其实也有这样的忧虑,用手捶了下身旁的树干,转头看向书桓。) 依萍:你今天看到他了? 书桓(笑):在办公厅。我们今天一起面对了一场‘动物大灾难’。 (依萍一脸不明白,瞪大眼睛) 依萍:什幺灾难? 书桓:哦,无关紧要的事,不谈那个了。 (书桓转过身坐下,依萍也跟着做了下来。) 书桓:我见到了尔豪,他说他们回家以后一个字都没说。今天早上家里发现他脸上有伤,他说是在马路上跟流氓打了一架,就唬弄过去了。其实尔豪跟如萍比你更怕陆伯伯。 依萍:算他聪明。就算他说了,我也不会投降的。是我爸爸把我逼到达上海去的,难道他还要拿着鞭子到大上海来再把我抽一顿吗? 书桓:但是你这样瞒着伯母,不会有犯罪感吗?生活在欺骗里,难道不是更大的担子吗?再加上那个秦五爷,他竟然调查过你。我觉得大上海这个工作真的是危机四伏,我对你实在好担心。 (依萍托着下巴,挤出一个微笑) 依萍:算了,不要再说我了,反正好事坏事,该来的跑不掉,不管怎幺样,天都不会塌下来。 (依萍站起来,绕到书桓的身后。) 依萍:哎,我们去看日落,好不好? 书桓(笑):好。 (然后也跟着站了起来,向依萍伸出了手,样子如同在野餐时对如萍伸出手。) 书桓:来呀。 (依萍这时露出了羞涩与顽皮的一面,向书桓伸出的手拍了一下,就独自转身跑了。书桓拿着外套也追了上去。) (镜头从白日鲜花转到一轮殷红的落日。金黄色的光芒射向西渡桥,使其染上了一层浪漫的颜色。书桓和依萍站在桥中央,肩并肩欣赏着美丽的夕阳。) 依萍:这个落日好美喔,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。看到这幺美的景致,就会觉得个人好渺小,属于个人的恩恩怨怨,也就变得微不足道了。 书桓:你能够这幺想就会快乐很多。如果看落日可以质好你心里的一些伤口,我愿意天天陪你看落日。 (依萍听了转过身对着书桓笑,书桓被弄糊涂了,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脸。) 书桓:我脸上有奇怪的东西吗? 依萍:有。 (然后又突然认真起来) 依萍:有时候我觉得你很天真,好象从来没有接触过丑恶和仇恨。 书桓:应该算是接触过。你知道我已经在报社干了两年,在报社工作,难免要去采访一些奇奇怪怪的事。我看过一些怪现象,我知道人类的内心里有时候会藏着一些……非常可怕的念头,我对这类事件接受的能力很低。有时候一件谋杀案,会让我久久不能够忘怀。我不喜欢采访社会新闻,就是很怕去面对人类残酷的一面。 依萍:所以你宁愿相信人都是善良美好的,你宁愿看到的都是美丽温馨的事物,深信‘温情满人间’,喜欢报道像‘老伴儿’那类的故事。 书桓:也不尽然。我也很想报道当前的局势,日本的野心,学生的爱国运动。只是我太年轻,报社不信任我能够采访政治跟军事。不过另一方面我确实相信‘温情满人间’。如果你今天在我们报社里,看到那种动物大集合的‘世界奇观’,你也会相信‘温情满人间’。 依萍:什幺动物大集合? 书桓(笑):全世界的人都把他们的宠物送到我们的报社来要我们转给罗老太太。有——乌龟、猴子,有蛇、山羊……还有一只会飞的大公鸡。 (依萍被逗的笑开了) 书桓:你可以想象那种场面。杜飞的眼镜也被猴子抢走了,差点又要配一副。 依萍:真的? 书桓:嗯。 (依萍笑着转头,习惯性地把头发握到耳朵后面。书桓看着她。) 依萍:太阳下山了,我要上班去了。 (依萍又习惯性地握了握头发,书桓伸手看了下手表。) 书桓:不急嘛。反正我也要去,我们一起去。 依萍:好啊。 (书桓拿起放在栏杆上的外套放在了手上。) 依萍:我觉得你采访秦五爷已经采访好久了,怎幺还没采访完呢? 书桓:其实秦五爷的访问早就可以退出了,只是大上海那儿我还有一些未了的事。 依萍:什幺事? (书桓双眼直直的注视着依萍,依萍瞪大眼睛一脸茫然。书桓拉起依萍的手,在她的手心一笔一划地写下一个“你”字。) 依萍:你? 书桓(点头):就是你。 …… (书桓正式宣布爱上依萍) 书桓:真是好奇怪!居然有个做哥哥的这样批评自己的妹妹,把她说成这样实在太过分了!我坦白告诉你,我确实跟她走得很近。我看到多方面的她,温柔的,脆弱的,坚强的,强烈的,热情的,无奈的,我几乎全部都看到。她只有在面对你们家的时候,才会变成炸弹,才会充满敌意。因为你们老是在她身上点火。她所有的矛盾,痛苦都是你们造成的! 书桓:这根本不是判断力的问题,这是喜不喜欢的问题!天下的好女孩成千上万,我哪能一个个出交往!我告诉你,在你心里觉得不值得的人,可能是我最珍惜的!你不要多管闲事! 书桓:你管得着吗?你简直莫名其妙!好!让我正式跟你们宣布,我喜欢依萍!我爱上了依萍!我要跟她在一起!我预备永远跟她在一起!不管她是炸弹也好,不管她是什么都好,我认定了她!以后谁敢在我面前攻击她,我就跟谁绝交!清楚了吗? …… 尔豪找书桓) 书桓:我真的很气你!懒得跟你说话! 书桓:我还是不懂,什么叫着解铃还需系铃人,我从来没有去系这个铃啊! 书桓:你们不懂!这不是选择题!不管如萍对我怎么样,我都不可能放弃依萍,我为如萍的事感到抱歉,但是,我爱依萍!我对她一往情深,再也不会动摇了! 书桓"解铃") 如萍:我要问你一个问题,希望你能诚实回答我。 书桓:好。 如萍:你爱依萍吗?有多爱? (书桓原本侧着的身子转了过来,正对着如萍) 书桓(郑重):是,我爱依萍,不知道有多爱,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也从来没有衡量过。我只知道,她几乎……占据了我所有的思想,只要有一天见不到她,我的日子就会很难过。 如萍:你能亲口对我这么说,我很感激。这样也好,我知道自己连“战场”也没有了…… 杜飞:你真的和依萍吵架啦!你不是说她是温柔的、坚强的、脆弱的、强烈的、热情的、无奈的……反正我们看不到的优点你全部看到啦……这么完美的一个女孩子,你干嘛跟她吵架啊? 书桓:她不是完美的,我从来没有认为她是完美的。我喜欢她,包括她的缺点,她的敢爱敢恨,她的永不低头,她的倔强! 杜飞:喔!你是因为她的缺点而爱她。那么,她的缺点变了,变成优点了?(可爱的杜飞) (书桓莫名其妙的看着他) 杜飞:哎呀!你说清楚一点嘛!你们两个到底怎么了?昨晚你几点送他回家?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 书桓:昨晚……我把她仍在了大街上! (书桓闪电般的跳起来,拿起衣服就往外冲) 文佩雨中等依萍。书桓为依萍说服佩姨。 书桓:伯母,我一定要跟您说,我真的好喜欢依萍!如果她愿意接受我,您也愿意接受我,我会用我整个生命来爱护她!我家里是书香世家,我又是独子,家里对我的终身大事看得非常严重。今天,我在您面前许下诺言,我会保护她的名誉,保护她的安全!因为,她不只是您的依萍,她也是我的依萍!您就让她唱吧!我会守着她,看着她! 书桓:不要乱动,忍耐一下,不要叫。这儿有一根黑刺,很厉害的样子。忍住。 杜飞:哎哟!书桓,那时我一颗痣啊! 书桓:什么? 杜飞:你把我的痣拔掉了。 书桓:一颗痣啊?可不是吗?流血了,对不起,我看得眼睛都花了。不过,除掉一颗痣也算额外收获,去皮肤科除痣还要收费呢! 杜飞:我怎么这么倒霉?已经是受伤大王了,还要碰到你这个糊涂医生。 书桓:别动,别动。你这样动来动去,我不保证再拔错什么。你看这么多的刺,总要拔干净。 如萍:这个仙人掌有没有毒?会不会中毒啊?要不要看医生呢? 杜飞:不看医生,一定不看。如果会中毒,那就死掉算了,反正瓷器又赔不出来。 书桓:瓷器的事啊,你倒是可以放心了,馆长已经打电话到报社来,老总保证等他们新货到达的时候,用全版来帮他们宣传,总算搞定了。好在景德瓷器不是古董,每种货都还有,不过人家要求从此以后不派你去采访。 杜飞:那老总和主任是不是很生气? 书桓:你想呢?气得他们眼睛都直了脸都绿了。现在整个报社主管都在开会,要怎么处置你。有人建议把你调到绥远前线去,让你潜入敌方的阵营里面,说不定可以把敌方搞得乌烟瘴气,让我们不战而胜。但是采访主任说,万一你进了我方的阵营里面,那岂不是糟糕了。所以到我离开报社的时候,他们还没有获得结论。 杜飞:真的还是假的? 书桓:那当然是……骗你的啦!不过老总他们真的很生气,大家封你“灾难王子”。,,http://v.baidu.com/dtl.php?mvid=101986没错,2113就是《5261白色梦幻》这里4102有剧1653情介绍

有关影片

大家的评论

评论暂时关闭


如有侵权内容请留言本站会删除处理